2015-01-31 04:16:26 聯合報 特派記者劉俐珊/專訪
首爾大學國際大學院教授朴泰鎬(Bark Tae Ho)。 記者屠惠剛/攝影

「中韓FTA(自由貿易協定)沒那麼完美,台灣過度擔心了」,為期廿年,才有百分之九十產品開放,首爾大學國際大學院教授朴泰鎬(Bark Tae Ho)接受本報專訪時,劈頭就說了這句話。
二○一一年底到二○一三年初,朴泰鎬曾任韓國外交通商部通商交涉本部長,任內啟動中韓、中日韓談判,更歷經韓美FTA生效,是韓國經貿談判圈高手。卸任公職後,也代表韓國角逐世界貿易組織(WTO)秘書長,目前在首爾大學教授國際貿易。

「自由貿易絕對有好處」,朴泰鎬語氣堅定地說,但是,他以「兩隻兔子」俗諺,比喻各國政府推動經貿自由化面對的困境:眼前出現兩隻兔子,想同時都抓到,最終很可能落得兩頭空。兩隻兔子分別指的是追求經濟成長與分配正義。這兩項目標並非相互矛盾,但現實是,很少政策工具能「魚與熊掌兼得」。

朴泰鎬回憶,他在校園座談的時候,曾有學生援引自貿協定裡的投資爭端解決條款,擔憂外資在韓國為所欲為,動輒能狀告政府,當場被質疑「賣國」。他以「安全閥」配套措施說明;期間,他也利用新媒體如網路電視談話節目,「參與後才驚覺,原來外界的誤解這麼多」。

朴泰鎬說,公部門必須完全捨棄「由上而下(top-down)」的溝通模式,信任是在細節中累積。他舉例,每回與農民團體座談,不免有抗議或場面火爆,「我會在現場耐心地等,總會等到那一刻,大家願意坐下來好好對話」。

朴泰鎬坦言,韓國政府在韓美洽簽協定時「跌了重重一跤」,民眾對公部門信任幾近瓦解,後來鎖定三大族群溝通:在野黨、學生和農民團體,展開地毯式的溝通與諮詢,才又一點一滴重建信任。

提供即時且正確的談判資訊,朴泰鎬說,前提是建立國家對外立場快速協調與整合機制,他特別提及,在部長層級工作小組以外,由副統領主持的對外經濟協調會總是扮演「臨門一腳」角色,消弭各部會本位主義,釐清國家利益,加速談判效率。

圖/聯合報提供

2015-01-29 · · Categories: 中國經改模式

2015/1/29, http://big5.ftchinese.com/story/001060351?full=y

北京大學教育財政研究所教授 劉明興 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副院長 陶然
中國的經濟改革一直糾結於穩增長和去杠桿、調結構,那麽當前宏觀調控的方式是否具有可持續性?為何經濟的杠桿率不斷增加,而需要推動的結構調整卻進展甚微?本文希望從當前中國政治經濟結構的內在矛盾來對做出解釋,並提出本輪要有效去杠桿和調結構所需滿足的一系列政治條件。

“不刺激、去杠桿、調結構”的理念與現實

新一屆政府的施政理念曾經被總結為“不刺激、去杠桿、調結構”,希望通過與“去杠桿”相配合的“調結構”的“活亂循環”。

 但現實的情況,卻是一旦經濟開始出現了下行苗頭,央行就會在各方的壓力之下選擇一次次放水,各部委也開始加速項目審批。多次“微刺激”累積成“中刺激”、“大刺激”,“去杠桿”反而變成了“加杠桿”,“調結構”所需的關鍵領域改革卻難以實現有效的突破。
可以不誇張地說,從過去兩年中國的宏觀政策與改革實際進展來看,既有體制運行的邏輯要遠遠壓過正確施政理念的邏輯,而原有利益格局的慣性更是遠遠強於政府去杠桿、調結構的力度。….
2015-01-23 · · Categories: 中國產業

2015/1/20

http://www.guancha.cn/Industry/2015_01_20_306893_s.shtml

“要发家,买大发,发发发!”还记得这句上世纪80年代末曾经在中央电视台播放过的广告语吗?那个时候,市面上到处可见华利出租车的身影,时人称之为天津大发。鼎盛时期,华利汽车是各大城市出租车市场的不二选择。据统计,天汽累计生产了近50万辆华利,其中90%都是供给全国各地的出租行业使用。这也曾经是国产自主品牌汽车的骄傲。但大浪淘沙,优胜劣汰,在经历了市场的残酷考验后,有一些自主品牌汽车已经败下阵来,并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其中就包括曾经风靡一时的华利。下面就带大家回顾已经消失的四个国产汽车自主品牌,它们分别是云雀、华利、奥克斯、波导。

在这四个已经消失的自主品牌中,云雀和华利起步较早且发展模式类似,都是在国家政策的扶植下先从国外引进成熟的车型技术,然后逐渐消化并形成自身的竞争力,但在后续的发展中,云雀和华利都没能延续优势,很快就被市场淘汰了。而奥克斯和波导则都是外行造车,并且为了一张“准生证”而苦苦挣扎,前者急流勇退,后者屡败屡战,最终都没能逃脱失败的命运。

 

2015-01-23 · · Categories: 中國經改模式

「金融危机后,中国经济学家都主张深化结构调整。问题是向什么方向调整?这里有三种可能的选择:
第一条,让市场主导调三次产业的结构,走美欧东亚过去三十年走过的“去工业化”老路。包括发展房地产、金融、医疗、养老等服务业(世界银行2013,吴敬琏 2006,2014)。市场自由化,放任房地产和金融泡沫挤出低端制造业。…
第二条,由经济外交主导,调过剩产能的出路。吸取美国战后马歇尔计划资本输出和购买资源的经验,利用中国充分的外汇储备,收购国外的资源,投资国外的基础建设,出口国内过剩的生产能力(林毅夫 2012)。…
笔者认为,更重要的还有第三条道路,就是由长远战略规划为主导,调整中国不合理的生态布局和产业城乡布局。使制造业持续高速增长,结合国内的国土改造而非出口导向为基点」
http://www.guancha.cn/chen-ping/2015_01_23_307227_s.shtml

经济学家们对当下调结构的方向仍争议不少。作者提出了调结构的三条道路,并对一些主流观点发表不同看法。中国内需增长的潜力在哪?城市化发展面临日益严重的障碍,主张高消费,发展服务业降低制造…
2015-01-23 · · Categories: 中國經改模式, 其他

http://www.guancha.cn/Industry/2015_01_23_307225.shtml

2015/1/23

2015年1月22日,《全球智库报告2014》在全球55个城市同时发布,这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全球智库排行发布会。在最重要的“全球智库150强榜单”中,有7家中国智库入围,分别是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来自中国10多家智库的代表在北京共同见证了中国会场的报告发布全程。报告共有172页,有49个分项表单。《全球智库报告2014》中指出,目前全球共有6681家智库,其中美国1830家,中国429家,英国287家,是世界智库数量最大的三大国家。美国作为传统的智库强国,共有6家入选全球十大智库,美国布鲁金斯学会、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美国卡内基和平基金会分列全球最好智库前三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