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平,2018/12/5 觀察者網

https://www.guancha.cn/chenping1/2018_12_05_482130.shtml

我给大家要解释金融状况,因为我对金融是比较有研究的。我从理论上证明西方的金融理论本质上就是错的。现在中国人很多抱怨,觉得中国的股市表现没有美国好,美国股市那么高,中国股市那么低,就觉得中国的股市比不上中国经济发展的速度。我告诉大家这是自然现象,道理很简单。因为中国是一个赶超的国家。一个国家好不容易赚了钱以后你有什么选择?

這篇文章主要呈現了川普在搞貿易戰、在加關稅時,是非常草率的,以往美國官僚體制裡有一套作法,USTR在處理貿易問題時,每次要加傾銷稅或關稅時,都會做調查,看對國內相關單位的影響為何。因為每動一次價格,就會對國內不同單位有不同影響,加了關稅,如鋼鐵,國內鋼鐵業者會高興,但鋼鐵用者如汽車業就會成本增加,還影響整個產業鏈等等。而川普作法是要對幾千億的貿易加稅,牽涉無數商品,只能隨意選了,被選到的商品的用戶就會受負面影響。

By Guy Lawson, New York Times, Nov. 28, 2018

https://www.nytimes.com/2018/11/28/magazine/trade-war-tariffs-small-business.html?emc=edit_th_181202&nl=todaysheadlines&nlid=370566221202

2018-11-29 · · Categories: 其他

文化纵横 2018-11-21 15:46

[导读]当代中国的传统复兴已成为一股重要的社会思潮,其中尤以“国学热”最为流行。本文作者基于对近20年传统思潮的观察,犀利地指出:中国的传统固然伟大,但我们不能靠毁真造假来发扬。在他看来,当前的国学概念依然混乱,甚至有滑向“国将不国之学”的危险;事实上,研究传统,我们应该有充分自信。中国的历史遗产,虽遭破坏,还是相当丰富,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们有人。中国人还在,不信邪的精神还在。我们的一切,已经纳入现代化的视野,古今中外已经摆上了同一桌面。既然我们有这么多真东西,何必还要拿假的壮胆,拆了真的造假的,跟着别人起哄?这对中国的形象,有百弊而无一利。如果传统要红,大可不必这样红。我们的信心,应该实实在在地建立在真传统上。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特此编发,供诸君思考。

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54590&s=fwzwyzzwzbt

2018-11-28 · · Categories: 其他

这是作者于1996年5月2日在伦敦教育学院(Institute of Education, London)所做的巴里·埃米尔和诺尔曼·梅尔布恩基金讲座(the Barry Amiel and Norman Melburn Trust Lecture)的演讲文本。
来源:转自保马(本文原载于《汉语言文学研究》2017年第1期,已经译者授权,感谢易晖老师对保马的大力支持。)
作者:埃里克·约翰·欧内斯特·霍布斯鲍姆(Eric John Ernest Hobsbawm,1917年6月9日-2012年10月1日)
译者:易晖,中国现代文学馆编审,主要研究方向为20世纪中国文学。
编者按:身份政治、政治话语、族性、女人等词早已成为我们日常语汇的一部分,我们使用得如此自然以至于可能会忽略了,它们亦不过是1960年代由于社会巨变与转型才兴起的。身份政治对左派意味着什么呢?作者指出了它们本质上的不同,即左派的政治规划是为全人类,而身份政治只是为了某个特定群体的成员,这也就是左派为什么不能以身份政治为基础。作者指出有一种建立在一种共同诉求基础上的全面的身份政治形式,就是“公民民族主义”,认为至少它从国家角度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想象的共同体”。

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hobsbawm/mia-chinese-hobsbawm-19960502.htm

薛力:斯蒂芬斯受访表示,其他国家是否相信中国,和对中国真实意图的忧虑,是“一带一路”面临的主要问题。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80386?adchannelID=&full=y

更新于2018年11月27日 07:02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 薛力 为FT中文网撰稿

本文为作者“一带一路”五年评估全球访谈系列之五

访谈对象:菲利普•斯蒂芬斯,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首席政治评论员

中方访谈人员:薛力,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