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特勒:电池超级工厂建在哪将影响汽车业未来几十年的地理格局。只会有区区几个地方拥有电池超级工厂,竞赛已经开始。
更新于2018年5月25日 05:47 英国《金融时报》 尼克•巴特勒

开发电池技术的竞赛不仅仅是设法让电动汽车更容易充电、更便于远距离行驶的问题。那只是全球工业竞争与合作的复杂游戏中的几个因素。关键问题是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制造部门之一——汽车制造——将在哪里落户。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7738

Original 2018-05-04 马晓野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

https://mp.weixin.qq.com/s/BVSM3bCMF2kfpeBZY6sSlw

美国贸易代表组团七人来华谈判,市场解读为“群鹰毕至”,鹰派代表谈判,预示此轮谈判前途渺茫?此前第122期【鸿儒论道】瑞士SGS公司中国区副总裁、前中国驻WTO观察员马晓野博士的演讲,有助于厘清本问题。

现有制度安排无法解决贸易顺差问题,而排除特殊议定书,中国根本就不是WTO成员国。随着美国对中国的期望逐步淡去,“对等”reciprocal这个多年来被官方错译为“互惠”的原则一再被提及,特朗普上台后,就专门讲了“我们要的是对等”,是“市场机制、竞争机制的对等”。这等于潘多拉盒子已经打开了,无论特朗普能不能熬到第二个任期,无论谁上台,这个问题都退不回去了。

这个问题,我们当然有听不懂的一方面,更有国内困难的方面。但我们要看到,如果中国能成长为有支付能力的消费市场,那么中国在塑造国际贸易体制方面就有足够的话语权;相反,如果放弃这个优势,采取步步为营,在整个贸易谈判过程中,保护某一部门,某一群体利益的话,可能最后付出的代价会比较大。

 

从“互惠”到“对等”  中美贸易谈判应将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分离处理

 

2018年05月03日 14:51

根据国际规则的约束来创新产业政策模式和政策实施机制,是我们今后不得不面对的一个问题

  【财新网】(专栏作家 徐林)按照中共十九大报告的描述,产业政策和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区域政策,共同构成中国宏观经济政策体系,这不同于我们从主流经济学教科书学到的概念,具有明显的中国特色。报告还强调要加强这四大宏观经济政策的协调,形成政策合力。

http://m.opinion.caixin.com/m/2018-05-03/101242871.html

2018-05-02 贺俊 聂氏政经评论

      【按】最近中兴事件让国人反思,为什么我们在一些领域没有掌握核心技术。反过来,为什么有些领域我们实现了赶超?高铁就是一个正面案例。——聂辉华

https://mp.weixin.qq.com/s/6FttnGsjMkHw4Qrnd-le2A

摘要:随着中国高铁技术的赶超甚至引领,它已成为中国的外交“名片”,甚至是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民众对高铁的称赞极高,但在学术界、尤其是在理论层面的却形成了两极化的立场,有的学者认为高铁产业发展取得了巨大成功,有的学者却对其进行激烈抨击。那么到底高铁的贡献在哪里?什么使其在12年间实现了技术赶超?本文从中国高铁技术的发展、高铁技术赶超的微观激励结构、高铁自主创新成功的条件三个方面出发来探讨这些问题,并在最后得出四点基本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