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20 · · Categories: 中國經改模式, 其他

Original Articles: Industry policy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a multi-layered model

Pages 1-14 | Published online: 14 Sep 2017
China Economic Journal, 2017, 10(3): 305-318.

Every author at Routledge (including all co-authors) gets 50 free online copies of their article to share with friends and colleagues as soon as their article is published. Your eprint link is now ready to use and is:

http://www.tandfonline.com/eprint/s9dAfggI6XjUyuU26fTt/full

2017-09-18 · · Categories: 其他, 國際經濟情勢
哈丁:巴菲特投资诀窍的核心是避免竞争,最大限度减少对实体经济的投资。那些投资于高风险领域的企业家才值得钦佩。
更新于2017年9月18日 06:16 英国《金融时报》 罗宾•哈丁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4332?full=y

但无论你多么钦佩这个男人,他的影响力有一个阴暗面,因为被上千投资书籍赞美的“巴菲特主义”(Buffettism)的核心是:避免竞争,最大限度地减少对实体经济的投资。

2017-09-18 · · Categories: 中國經改─金融

孟茹静、欧阳辉:中国内地应借鉴香港高度市场化的IPO核准制度,同时坚持以证监会为中心的监管框架,以最大限度地保护投资者的利益。

更新于2017年6月7日 06:12 孟茹静 欧阳辉 为FT中文网撰稿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2832?full=y

近期,中国证券市场监管全方位加强,在上市、退市监管等事宜上表现得尤为明显。据证券日报5月18日报道,2017年以来IPO审核未通过率接近三成,新上市公司的业绩总体好于A股公司整体平均水平。随着IPO进入常态化,IPO审查逐渐趋细、趋严。5月17日晚间,*ST新都因连续亏损而进入退市程序,这亦是加强退市制度的一个信号。此外,针对IPO监管的权力分配问题,2017年4月15日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会员大会上指出,交易所必须行使对公司上市、退市和并购重组的实质性监管职能,发挥监管主体职责。 More »

沈建光:金融危机给了中国弯道超车的机会。中国的全球竞争力不仅没有削弱,反而大大增强,国际话语权也明显提升。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4233

更新于2017年9月14日 06:30 FT中文网专栏作家 沈建光

而在早前专栏文章《中国如何守住金融安全底线?》中,笔者亦提到,中国金融风险不容小觑,但教科书中的危机并未如期而至,可能与中国危机以来创新货币政策实践操作联系紧密。

例如,与大多数国家货币政策单一目标制不同,中国货币政策有六大目标,有一定的灵活性;中国并未默守“不可能三角”理论,选择资本项目有限开放、汇率有管理浮动和货币政策一定程度上自主独立的中间状态;以及创新货币政策框架转型,通过SLF、MLF、PLS等流动性工具,一方面支持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另一方面,通过短期利率走廊+中期指引,引导中国货币政策框架逐步向价格型调控转型;以及协调推进利率、汇率和资本项目可兑换,而非在上述改革推进上有明确的先后顺序等等。

综上表明,中国在应对危机方面有一定的独特性,很多甚至有不同于传统理论之处。当然,对待这些措施的效果目前来看并未有共识,质疑声仍然此起彼伏。但不可否认的是,当前中国应对危机的实践很多得到了国际社会的认可,并竞相效仿,经济学理论也在相应的做出改变,从这个角度来说,无论是四万亿之初的过度赞美,还是后期近两年对四万亿政策的大举否定,在笔者看来,都有片面之处。而探寻上述三个开放性问题的答案在笔者看来,也是危机留给经济学者的宝贵财富,值得持续深入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