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21 · · Categories: 其他, 反思經濟學

原创 2017-11-18 赵先龙 法意读书

https://mp.weixin.qq.com/s/b04oVW00zSy0cryR81zzwA

素有“21世纪社会学之父”美誉的查尔斯•蒂利是研究国家理论绕不开的关键人物,在欧洲民族国家兴起和资本主义扩张的背景之下,蒂利从新的视角分析并提出民族国家建构的理论。本文主要围绕《强制、资本和欧洲国家(公元990-1992年)》一书,分析资本和战争对民族国家兴起的重要作用。农业历经商品化与市场化转型,带来城市扩张,最终导致市场化的扩张,为欧洲民族国家兴起积累了资本。战争改变了国家的统治方式、进而改变国家与社会的关系,客观上激化了社会各阶层之间的矛盾,民众抗争随之涌起,抗争塑造了民族国家,也推进了欧洲国家政治的民主化进程。

粤港澳大湾区未来的发展,令外界有诸多的遐想,但除了制度阻隔外,该地区还将面对四大挑战。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5123?full=y

更新于2017年11月20日 07:19 梁海明 冯达旋 为FT中文网撰稿

《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将于今年底或明年初发布,粤港澳大湾区未来将重点打造成为全球科技创新中心,以及全球先进制造业中心、国际金融航运和国际贸易中心。发展大湾区经济已是世界经济强国的“标配”,如世界知名的三大湾区经济:纽约湾区、旧金山湾区与东京湾区,均凸显了美国和日本强大的经济实力和国力,而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也彰显出中国经济实力和国力逐步踏入“大而渐强”的阶段。

在机遇的垂青和时间的加持下,粤港澳大湾区未来的发展,令外界有诸多的遐想和愿景。然而,在一国、两制、三种货币及四个主要城市支撑下的粤港澳大湾区,制度上的阻隔无疑是需突破的主要难关,所谓“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除了制度阻隔外,粤港澳大湾区未来的建设过程中,还将面对以下四大挑战。

来源:知乎
2017-11-14 山有枝 芯世相

https://mp.weixin.qq.com/s/C3XuT9L-LyKCsm1hN-tr2Q

没有下游巨大的研发、设计和制造需求,是不可能需要这么多芯片的。所以,以我在X这么长时间观察中国制造业的理解,我们的制造业确实在扎扎实实的在转型。现在看耐克把工厂搬到东南亚就宣称中国药丸的人,大概活在10年前。

很多国家,连X这个以触角长为特点的IC公司,甚至连个办事处都没有。但是X在中国,晶圆厂、封测厂、物流中心、做研发,更不要提市场、销售、技术支持。投资以百亿计。从这个角度上说,我觉得中国的产业在一点点往上爬,已经和普通国家拉开差距。

 

2017-11-15 · · Categories: 其他

哥伦比亚大学教授,《曾经与未来的自由派》

觀察者網,2017-11-14。http://www.guancha.cn/MarkLilla/2017_11_14_434708_s.shtml

学生对身份认同的痴迷已经使他们不大可能参与到自身之外的世界之中。

唐纳德·特朗普当上了美国总统。这个重大事件彻底把美国校园闹翻了天。在他胜选后的那天,有些教授举行了教室静坐抗议活动,有些学生要求请假,现在很多人已经参与或者一直加入游行示威中,或者出席喧闹的市政厅会议。这让像我这样冷漠的自由主义中间派的心里感到热乎乎的。

但是,需要发生更多的事,而且要快。我们高等教育界的所有自由派都需要照照镜子,询问自己我们是如何把国家引入到当今这种如此不堪的境地。我们需要承担起自己的那一份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