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改─地方、城鄉

蔡昉:户籍制度改革的效应、方向和路径

2023/12/20 wwchu 中國經改─地方、城鄉

蔡昉 学习俱乐部 2023-12-19 09:39 发表于北京https://mp.weixin.qq.com/s/x1SsV3sPFfMeAI2FX9aXeg《经济研究》2023年第10期 本文着眼于从供需两侧揭示户籍制度改革可以创造的巨大收益,同时警示改革的延迟可能导致不利于剩余劳动力转移的“逆刘易斯过程”,以及不利于生产率提高的“逆库兹涅茨过程”。在做出中国社会流动性趋于减弱的判断之后,本文阐释了户籍制度改革如何有效促进社会流动,进而提高人口的生育意愿。

More

刘守英等|对近期农地改革的一个案例研究

2021/05/06 wwchu 中國經改─地方、城鄉

CPEER 2021/5/5 以下文章来源于村庄与城市 ,作者村庄与城市 https://mp.weixin.qq.com/s/ODKId2fSEV8EaF0kztMpkA 在中国的不同类型地区,已经出现地方政府通过制度供给、改革集体地权结构和农业经营体制、提高农业绩效的努力。本文分析的上海松江区,就是政府利用农地的集体共有属性进行制度供给,通过集体内部的权利再安排与合约再议定,形成适度规模经营的家庭农场,以此促进农业转型和农业绩效提高的典型案例。松江创设的家庭农场,其经营权主体不同于市场化流转形成的家庭农场,它们仍然属于作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农户,其农地资源的利用资格、农业规模经营策略和接受的社会化服务均与“集体”密切相关,但是,这个“集体”又不同于集体化时期的集体特征,集体不再强制行使主体权力,而是利用乡村制度和合约在集体边界内行动,因此,本文将之界定为“集体村社[2]型家庭农场”制度。本文从合约视角分析特定体制框架下地方政府、农民集体组织及农户合约背后的行动逻辑,以及这一合约结构对农业绩效的影响。这一案例也提供了农地“三权分置”与合约结构重构的可能选择。

More

封面 | 乡村如何振兴

2021/03/23 wwchu 中國經改─地方、城鄉

原创 财经区域前沿观察 区域前沿观察 2021/3/22 文/《财经》记者 张明丽 孙颖妮 编辑/王延春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1MDIyMTkxNw==&mid=2247484081&idx=1&sn=96e6325f3d27591bd3cea60eeb5c1536&chksm=e984c683def34f9592761cbc789c8dd61aed174d01cc65e54d3f960661a180d92ca324d3e4ca&mpshare=1&scene=1&srcid=0322jdS2CaKOwdfMEyjjBxEl&sharer_sharetime=1616476070988&sharer_shareid=e23823d28af965bb971fe12a9fbd24fd&exportkey=ApalPff3dgdz0JnMZwnmdCA%3D&pass_ticket=hwQd0mTaRNggaiSuzitT9lC5I%2F%2BTY9PUO9zZUxWfh0qSLaEHnFwnczCZSx88siYT&wx_header=0#rd 城市的发展不能建立在乡村凋敝的基础上,乡村的振兴也离不开城市的带动和支持,城乡融合发展是乡村振兴的基本路径,为此关键就是要破除城乡分割的传统体制机制障碍

More

延伸阅读 | 刘守英:要把乡村振兴的路径想明白

2021/03/23 wwchu 中國經改─地方、城鄉

北京大学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院 以下文章来源于经济观察报观察家 ,作者刘玉海 李佩珊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zNDQ0MDUwNg==&mid=2247507807&idx=2&sn=b0b0064141999637ccf30a973eca19db&chksm=e8f4cd0adf83441ce1a57a1b69e4052069684e46f8f7e07aba8843527e8994d91ef134a047f2&mpshare=1&scene=1&srcid=0323BPA5Wq595KSXu50NGfqt&sharer_sharetime=1616470279640&sharer_shareid=f14234539e09a08e77a9206f4cc494e3&exportkey=AgDp9rMIecDDkeOql1jPjdk%3D&pass_ticket=hwQd0mTaRNggaiSuzitT9lC5I%2F%2BTY9PUO9zZUxWfh0qSLaEHnFwnczCZSx88siYT&wx_header=0#rd/ 刘守英教授从他最近的这次回村见闻讲起:他看到了乡村今非昔比的巨变,也看到了日渐富裕的乡村外表掩盖之下的一系列问题——农村经济活动越来越单一、农业越来越内卷、农民辛苦多年形成的资本积累几乎都变成了闲置在农村的住房、大量耕地被占用、奋斗在城市的农民归属不定⋯⋯而这一切问题,源于中国上一轮以农民最后要回村为前提的城市化模式。 在他看来,从“70后”这一代开始,改革这种以农民工最终要回村为前提的城市化模式,是乡村振兴的前提。“乡村问题的解决,一定要把乡村振兴的路径想明白。”他说,“如果症结没找到、没有路径,还每天催官员搞乡村振兴,就难免变成下指标、乱作为;如果乡村振兴弄成赶人上楼、再把地腾出来给城市做建设用地指标,那没有意义的。”

More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是个神奇的地方

2021/03/03 wwchu 中國經改─地方、城鄉

任泽平 泽平宏观 2021/3/1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jM5MjMxODAzMQ==&mid=2652696607&idx=1&sn=30745af23fe901317a6cc86da7cc0fae&chksm=bd40473f8a37ce291cbd215b3c8a47f96143025b76eb30e3d75cffb46709ce9cb611477429ed&mpshare=1&scene=1&srcid=0302QwaKlZjuOKYnaWzS7pAP&sharer_sharetime=1614681487370&sharer_shareid=f14234539e09a08e77a9206f4cc494e3&exportkey=AkjceaS%2BtikHDRZCxKhhyuA%3D&pass_ticket=YIXtunp8R3I5e%2FDRMWYAqqq%2FciUmsr9hlVJ9ZHnA5PhIgjYj8XT1pecIyJW%2BoRte&wx_header=0#rd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是80年代由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国务院技术经济研究中心等几家机构合并而成。早年的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在杜润生的带领下,对于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在中国农村推广和巩固起到了巨大作用,并连续主持起草了著名的五个“中央一号文件”,是公认的80年代中国农村改革政策制定的核心机构。

More

« Previous Posts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ed by elog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