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3月,經過縝密的籌劃,中國政府宣佈,將鐵道部並入交通運輸部。不過,中國鐵道部重組應該是件好事,它將確保中國能以更高的效率、更廉潔的過程實現鐵路夢。」

http://big5.ftchinese.com/story/001050690

「在仔細衡量鐵道部重組的實際影響之前,重要的是,我們應回想一下大背景:中國需要更多(比現在多得多的)鐵路。盡管過去10年來中國對鐵路投入巨大,但中國的鐵路網仍運力不足。根據匯豐(HSBC)的數據,中國用全球6%的運力,承擔著全球24%的貨運量。美國鐵路網雖然很難算得上高效的典範,但其規模為中國的兩倍。至於客運量,中國鐵路去年平均每公里輸送旅客1100萬人,是發達世界平均水平的5倍多,僅略低於印度。地鐵和通勤鐵路運力不足的情況更為嚴重。經合組織(OECD)估計,中國大城市的鐵路平均密度在全球標準的四分之一左右。

經合組織認為,中國最大的10個城市要想達到全球平均水平,還需要修建5000公里的地鐵——這還沒有考慮其他100多個人口超過100萬的城市。經合組織在2013年中國經濟調查的報告中寫道:“運力嚴重不足的問題有待解決。”」

2013-05-31 · · Categories: 中國經改模式

「2013年3月17日,李克強在總理履新後的首次記者會上承諾:“現在國務院各部門行政審批事項還有1700多項,本屆政府下決心要再削減三分之一以上”。而且,他清醒地認識到了此項改革的艱巨性,“這是削權,是自我革命,會很痛,甚至有割腕的感覺,但這是發展的需要。我們要有壯士斷腕的決心,言出必行,說到做到,決不明放暗不放,避重就輕,更不能搞變相游戲”。」

http://big5.ftchinese.com/story/001050686

中歐陸家嘴國際金融研究院執行副院長劉勝軍:5月16日,中國國務院決定取消、調整117項行政審批事項,對發改委的削權力度為歷次最大,但這場改革攻堅戰還需繼續突破。

2013-05-29 · · Categories: 中國經改模式
這應是這位作者對今秋中國新領導可能會提出的規劃設計的期望,可參考。 http://big5.ftchinese.com/story/001050640?full=y
中國東方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邵宇:如能在升級的投資、消費、出口三架馬車的基礎上重啟系統,將驅趕著中國的生產可能性邊界再次有力擴張,其中就包含著大量的可供佈局的投資機會。

「中国历史上,周代社会是城邑社会。春秋末期以后,中国进入乡村社会,人口分散于乡村,形成诸多规模很小的居民点,人口较为集中的城市为数很少。据此,行政区划制度设计的主要考虑是有效地管理资源较为分散的乡村地区。秦汉之郡县制或者元明定型并延续至今之省县制,都是为此而设计的。

具体地说,已实行两千多年的省-县-乡镇各级政府管辖的区域,均为“面状行政区”,管理广泛而分散的乡村社会,这样的社会是相对静态的,农业生产是相对简单的。因此,政府的功能主要是政治的、司法的,就是征税与维持治安,其它功能是很少的。这种政府可称之为“政治控制型政府”,旨在确保政治与司法对地方和民众的有效控制。

现代的市,则是“点状行政区”,在较小区域内聚集大量人口、资源,工商业高度发达,资源快速流动、交易。城市政府必须管理流动性较高的人口,协调快速变动的工商业活动,满足高密度、快节奏生活对公共品的需求。因此,市政府的职能大大地不同于传统的县、省政府,可称之为“经济社会组织型政府”。

然而,过去三十年地市合一、县域整体改市等市制调整过程中,决策者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只是简单地把原来的地区公署和县改成市,让政治控制型政府承担经济社会组织型政府的功能,两种政府功能杂交。

由此导致两个后果:一方面,县、市政府以权力汲取其辖区内资源到城区。另一方面,在城区,名义上的市政府又不像真正的市政府,没有很好地承担起供应高密度、快节奏城市型社会之公共品的职责。在地级市和县级市,城区面积迅速扩大,但几乎没有城市型管理体制,城市社会、文化生态也相当粗劣。」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50619?full=y

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长秋风:本轮城镇化是否健全,能否避免重蹈覆辙,要看能否认真对待建制市制度,使之趋向合理,关键在于区分“点状行政区”和“面状行政区”。

美國一邊和歐盟談判貿易協定,一邊和很多國家談判TPP,都是把中國排除在外,也似乎放棄了要以WTO為整合全球的場域。雖說識者都會如此位FT記者一樣,認為這目標是難以做到的,但美國仍持續再推動此事,已不再是要領導全球貿易自由化的盟主姿態了! TPP「这是一个“禁止中国入内”的大型俱乐部。这么做的动机有两个。第一个动机是想把时钟拨回到2001年中国加入WTO之前。许多政客、工会和企业现在都对准许中国加入WTO后悔不已。获准进入全球市场让中国获得了巨大的提振。」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50577?full=y

FT亚洲版主编皮林:尽管没有人会公开这么说,但《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的目标,其实就是创建一个将中国排除在外的“高标准”贸易协定。不过,这个目标很难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