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戰後經濟發展成績全球居冠的台灣,民主化後卻並不肯定自身戰後經濟發展的成績,甚至以自由市場理論來否定這段成績?或是說並不探討「戰後台灣如何作到」這問題,為什麼?不過,有需要關心這議題嗎?

曾有人說威權統治是「發展型國家」的必要條件,同意嗎?若是,則是否意味台灣民主化之後就不可能延續過去「發展型國家」的運作模式?那該要如何進行?只是南韓似乎提供了一個反例?再則,為何諸多威權政府不是「發展型國家」? More »

後進國家在推動經濟發展時,應該在何種程度上依賴公營事業?我們該如何看待公營事業的角色?

新自由主義學派認為政府應避免設立公營事業,因其必會帶來政商勾結及尋租行為,企業也會僵固無效率、因壟斷化而阻礙發展。該學派認為這是放諸四海皆準的普世的理論。是否合理?

結構學派是從後進國家經濟發展的觀點來看此議題。即經濟越落後(私人)投資風險越高,越需要將投資風險社會化,而國家以公營事業來擔綱就是一種方式,如台灣;而南韓政府以高度干預的方式扶植特定財閥來擔綱則是另一種方式。這說法是否合理? More »

台灣與南韓戰後經濟發展的成績可說是後進國之中最為優異者,發展路徑也非常相似。然而,對於如何解釋經濟發展成功的原因,南韓顯然有遠較為多的公開爭論,為什麼台灣比較少對此議題公開的討論與爭議?是否可說是「不問題化」?是否是因為對此看法已定於一?隨著台灣民主化運動發展出來的、以反對國府威權統治為目的的論述,已成為社會支配性論述?這台灣社會支配性論述認為國府是「外來獨裁殖民政權」,為一黨之私實施一黨專政,創造出壟斷性黨國資本主義。而台灣現代化則主要歸功於日本殖民統治。

南韓民主運動激烈反對威權統治,但基本並不認為南韓現代化可歸功於日本殖民統治。至少甚少公開如此宣稱者。為何有此差異? More »

相較於其他較不成功的後進國家,台灣戰後初期經濟發展的特殊之處,在於1)政府部門強力主導;2)政策思維明確的是要全面工業化,以發展完整的輕重工業為目標;3)以整體發展為目標,上下游部門同時發展,並持續推動中上游產業的發展;4)推動了外匯貿易改革,主動從進口替代轉向出口導向成長,並改善投資環境,積極「推動發展」的政策取向是重要的特色;5)諸多政策創新,保護有條件有期限,促進民營工業與市場競爭;6)重視農業發展,土地改革,生產與農村制度並重;7)重視輕工業。 More »

前提到關於如何解釋台灣戰後經濟發展的說法中,有一個就是認為台灣戰後經濟發展就是日殖時期的延續,即「延續說」。要檢驗此項說法,一方面要探討日殖時期的發展及其對本地人才的培育,另一方面則要探討戰後初期的情況,即此時期經濟發展的推展是否呈現出是日殖時期情況的「自然延續」,亦或是呈現出斷裂性、或是必須依賴政策性因素來推動發展。

 戰後初期1945-1952年間,通貨膨脹是一嚴重的問題。而對此吳聰敏(1997)認為: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