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05 · · Categories: 中國經改模式

原文刊发:《管理世界》2018年第9期。管理世界杂志 2019/11/4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4MDAyODQ5Mw==&mid=2649884363&idx=1&sn=96bf4fa15796e9c792ff228de406739c&chksm=f3b812e9c4cf9bff32ebf76e3a6a81eed2ac8ac198a2b14ff174b7185b683ec4309d94b63fcf&mpshare=1&scene=1&srcid=&sharer_sharetime=1572933283626&sharer_shareid=f14234539e09a08e77a9206f4cc494e3&pass_ticket=PdMtog7DEDrnigYa%2Fp7G1DUsl1Gx3PdBa29LK71hYO1b9RRetJ7rTy1c0Ar2bTF7#rd

摘要:改革开放后,中国保持了40年的高速经济增长,经济发展水平有了巨大的提升,按照世界银行的标准,已经从低收入国家发展成为上中等收入国家。但是,无论从主要国际组织的界定还是从中国经济自身的发展来看,中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从国际比较上看,按照世界银行的人均国民总收入和联合国的人类发展指数,中国都属于发展中国家。但中国是一个仍然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的迅速发展中的国家,由于中国在过去40年里取得的重大发展以及对周边国家的带动,改变了世界经济格局,由过去的贫富两端人均收入悬殊,发展成发达国家、新兴工业化上中等收入国家和中低收入国家三足鼎立的局面。从国内发展上看,中国在成为世界制造业中心的同时,产业结构的提升仍然相对滞后,地区间、城乡间的发展还很不平衡。这是我们的发展不足,但另外一方面又是我们可持续的后发优势。我们有信心、有能力探索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可持续发展的正确道路,能够避免很多国家经济发展到了这一阶段就徘徊不前的现象,最终实现全面现代化的目标。

雅理读书 2019/11/3

本文节选自《开放时代》2018年第5期 ,作者黄宗智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wNjA0OTkzMg==&mid=2656216855&idx=1&sn=59516284ec42934a6954298738bc5d84&chksm=80b55ef4b7c2d7e2e61a787720fee6945282b9910ebe900cfa0ebe2f6b95225fa4c84b9a76f1&mpshare=1&scene=1&srcid=&sharer_sharetime=1572828452685&sharer_shareid=f14234539e09a08e77a9206f4cc494e3&pass_ticket=PdMtog7DEDrnigYa%2Fp7G1DUsl1Gx3PdBa29LK71hYO1b9RRetJ7rTy1c0Ar2bTF7#rd

在科学主义和数据主义浪潮的推动下,数据化管理被先后用于企业、政府治理,以及学术管理和评估。在此过程中,“科学引文索引网络”(WoS)的引文索引在其行业中占有近乎垄断的地位——在有的国家和地区,它受到新兴起的Scopus的挑战,但后者与之基本是同一性质的,也是主要凭借引文数据来评估学刊的营利性业务。它原先的尝试性概括被逐步建构为绝对的“定律”,并被严格实施,先被用于自然科学领域,而后被扩大到社会科学领域,最后还被用于艺术与人文领域。如今,它涵盖了人类知识的整个连续体,从最高度普世的自然科学到比较特殊的社会科学,再到至为特殊的艺术与人文领域。这种评估方法实际上越来越与学术的实际和真旨相悖,亟需改革。

【关键词】 尤金•加菲尔德 科学引文索引网络 影响因子 中文引文索引 区域学刊

2019-11-05 · · Categories: 中國經改模式, 其他

渠敬东 雅理读书 2019/11/5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wNjA0OTkzMg==&mid=2656216861&idx=1&sn=06d939ee39d40d1455c3a96d04cd7853&chksm=80b55efeb7c2d7e8707ab4f5f2dff880bb33319d12d0baace5dfeb7741004b596b4da32aeae6&mpshare=1&scene=1&srcid=&sharer_sharetime=1572914403202&sharer_shareid=f14234539e09a08e77a9206f4cc494e3&pass_ticket=PdMtog7DEDrnigYa%2Fp7G1DUsl1Gx3PdBa29LK71hYO1b9RRetJ7rTy1c0Ar2bTF7#rd

我最后想说的话,可能校长们听了会不高兴。我想说的是,学校减压减负,快乐童年,都是“异想天开”。国家教育机构掩耳盗铃,从社会学研究的角度看,减什么负了,学校里面快乐成长,一出校门孩子们就马上被家长领着进各个辅导班。不进班怎么办?孩子将来命运没法预料,似乎落下一步,就意味着毫无出路。所以,我觉得今天教育最大的问题是,国民教育里最好的资源都退出了教育。当我们学生在中小学校中不断降低培养目标,我特别心疼,这是国有资产流失啊。教育任何时候都是立国之本,现在的教育让位给孩子一出校门就进的各种班,全面让位给市场化经营的教育企业。接下来,家长作为孩子的经纪人,把绝大部份的积蓄都投入到针对孩子的教育市场里,家长们必须得不断研究各个年龄段、各种教育资源的比对和匹配,俨然成了一辈子的经营项目的CEO了。但这个CEO不以盈利为目标,而是以大笔的花钱为目标。所以,真正研究教育的人,应该好好地看一看每一个家庭,经济水平不同的家庭,因为国家资源的退出而为市场付出了多少成本和代价。教育一方面使得国家不再负责国家的职能和义务,另一方面又在用庞大的资本市场攫取了所有家长重要的经济资源。这就是今天的教育双轨制,而且越是这样,越让孩子提早进入到一个残酷的竞争世界里,孩子从小就越明白,我拿高分是用资源换来的。

2019-11-05 · · Categories: 中國經改模式

国际关系通讯 2019/11/5

联合早报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UzMDA1MTc4Mg==&mid=2247487560&idx=1&sn=6976b7311bc642b2e58134c4b76c60de&chksm=fa56f7e1cd217ef74ee669d3354cfcc571781b258239cc0477db3acb5914523cf47283c53bd0&mpshare=1&scene=1&srcid=&sharer_sharetime=1572932616042&sharer_shareid=df7d070e7735dfc46c9c1f7f3318f67d&pass_ticket=PdMtog7DEDrnigYa%2Fp7G1DUsl1Gx3PdBa29LK71hYO1b9RRetJ7rTy1c0Ar2bTF7#rd

如果不能确立中国自身的“政治想象力”,就不会有可以解释自己实践的社会科学,最终难以避免“知行不一”的局面。

2019-11-01 · · Categories: 中國經改模式, 其他

邓小南 雅理读书 2019/11/1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wNjA0OTkzMg==&mid=2656216833&idx=1&sn=ad5164d93c7f5faa8382925708c5c648&chksm=80b55ee2b7c2d7f427529c50a1745d087d55436a9aec1422fb1aa7b27196092a985683a1a506&mpshare=1&scene=1&srcid=&sharer_sharetime=1572574796786&sharer_shareid=f14234539e09a08e77a9206f4cc494e3&pass_ticket=jPkwzBa%2FoXcTbjhe2Cco6PBbKfVn7%2Bb8IpSl9%2FpYSo0aifok8PlNEc6wLU0qVOtl#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