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28 · · Categories: 國際經濟情勢

Original 2016-11-28 克鲁格曼 实验主义治理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MTE0MjQ1Nw==&mid=2650321881&idx=1&sn=fe6555a52028b598b734c39087f79b61&chksm=beb6148f89c19d99399d3a965cfc9240bcf09f76a88a70fd562cd42f684ef23c3dce0f852350&mpshare=1&scene=5&srcid=1128e0gXctu9JbEErtW9AgTW#rd

编者按: 本期推送“纽约时报”2016年11月25日发表的克鲁格曼的文章。与流行的川普当选是“阶级政治”回归战胜“身份政治”的观点相反,他认为这次美国大选实际上是“身份政治”的另一种表现,而不能用经济利益解释白人工人阶级的投票行为。和本公号的“美国大选特刊”中的其它文章对照阅读,此文将进一步引发我们对美国政治变化复杂性的兴趣。

原文:Paul Krugman, The Populism Perplex, The New York Times, Nov.25, 2016

 

 

金融界 2016-11-25 14:45

http://www.toutiao.com/i6356794087382712834/?tt_from=weixin&utm_campaign=client_share&from=groupmessage&app=news_article&utm_source=weixin&isappinstalled=0&iid=6406393253&utm_medium=toutiao_android&wxshare_count=1

我要强调,任何理论创新一定要有争议才会有新意。林毅夫的理论是有争议的,所以他的影响比别人大。

2016-11-21 · · Categories: 反思經濟學

原创 2016-11-15 金鹏 中国经济学教育科研网

上个世纪出国留学的经济学家,由于语言和文化等方面的障碍,很多人最后选择了研究计量和数量方法,而且也都做得非常成功,比如普林斯顿大学邹至庄教授,斯坦福大学刘遵义、洪翰教授,康奈尔大学洪永淼教授等。但中国是个大国,中国学者不可能总研究方法,而不关心中国的现象和问题。如果你发现很多人在研究中国经济,而中国学者自己没有去做,这样的选择就太奇怪了。

中国现在是一个很重要的国家,所以很多很好的学术杂志经常会看到中国经济的文章。但对一个经济体的研究主流化以后,就会有一大批学者只关注方法,不再关注该经济体特有的现象和问题。所以很多文章表面上看似在研究中国经济,但实际上是用中国数据检验方法。这类研究有一个缺点,就是他们很重视数据和方法,但是对具体的问题不感兴趣,所以对特定问题的看法不够深入。

典型的案例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发生在亚洲的金融危机。上世纪九十年代,新加坡国立大学和香港大学都有排名非常靠前的经济系,很多教授在研究美国经济、英国经济,很少有人去研究东南亚经济。当亚洲金融危机爆发时,这两个高校的学者对亚洲金融危机一点声音都没有。激励制度决定了他们不研究地方性经济问题,可以说这是一个社会的失败。

中国留美经济学会鼓励会员研究中国自己的经济问题,方法可以是西方的,但研究的内容一定是中国的,这是最重要的。通常来说,一个问题有很多侧面,研究中国经济就不能只满足于用数据检验理论和方法,中国学者要用最好的方法分析中国经济,并试着研究解决问题的方法。

2016-11-14 · · Categories: 中國產業
更新於2016年11月14日 07:23 作者:英國《金融時報》專欄作家 約翰•加普
http://big5.ftchinese.com/story/001070125?full=y
加普:任何人都無法不關註中國的汽車廢氣。這是個問題,但也是個機遇。對於中國工業,電動汽車有著重要意義。
「電池技術的進步意味著到2020年,電動汽車一次充電可行駛最高600公里…那時,電動汽車就更具吸引力了。
這為中國超越美國和西方技術提供了機會,就像一些發展中國家在固話網絡建成前跳躍到移動智能手機一樣。中國政府明白這點:4月公佈的5年規劃大力支持環保技術。
電動汽車對於中國工業有著重要意義。…中國在內燃機零配件方面沒有一線供應商,但這在電動汽車領域不那麽重要。」
  • Page 1 of 2
  • 1
  • 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