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09

      山田周平:在半導體電路的光刻設備領域屬於世界最大製造商的荷蘭ASML的業績保持強勁勢頭。儘管2019年半導體行情惡化,但仍實現營收和利潤的雙增長。這明顯與半導體代工領域世界最大企業台灣積體電路製造(簡稱台積電、TSMC)在世界半導體供應鏈中建立無法替代的地位有關。

https://zh.cn.nikkei.com/columnviewpoint/column/39893-2020-04-08-05-00-01.html

2020/04/10

  在再生醫療領域,圍繞知識産權的攻防日益激烈。在研究開發方面,美國曾長期維持一強格局,但2015年中國在專利申請件數上實現反超。2017年中國方面申請的專利達到美國方面的2倍。另一方面,日本的停滯態勢也浮出水面。中國借助「周邊專利」加快實用化,美國則控制「核心專利」,兩國的差異也越發明顯。  如果從專利數量來看,再生醫療的中心地域並非美國,而是中國。

https://zh.cn.nikkei.com/industry/scienceatechnology/39463-2020-04-10-04-56-44.html

之前另一篇

全球新藥研發在向中國集結

2019/08/21

      日美歐製藥企業開始構建在中國的研究開發體制。法國賽諾菲、日本鹽野義製藥等將利用中國超過13億人口的醫療相關數據,研發疑難病以及在亞洲多發的消化器官疾病等的治療藥物。由於中國政府不斷完善臨床試驗和專利制度,已經出現比歐美還早獲批的新藥上市。曾經被定位於低成本生産基地的中國也將進入製藥廠商等開始集結研發職能的新局面。         據美國調查公司IQVIA統計,中國醫療市場持續擴大,其中藥品市場2018年達到1370億美元,達到2008年的3.4倍。超過日本,繼美國之後排名世界第二。預計到2023年將達到1700億美元。

https://zh.cn.nikkei.com/industry/scienceatechnology/36731-2019-08-21-09-28-20.html

 

2020-04-10 · · Categories: 其他, 反思經濟學

读懂科学 2020-04-05 09:46:06

当许多成功的科学家自称每年发表数十甚至数百篇研究论文时,要求出版物发表“质量胜于数量”的呼声似乎很空洞。

现在,英国科学协会(British Science Association)的前任主席UCL教授Uta Frith提出了一个解决该问题的激进建议:将限制研究人员每年只发表一篇学术论文。

Frith教授呼吁进行一场“slow science(缓慢科学)”革命,他说,需要新的共识,即“做得少但做得更好”,以解决无休止的出版压力所造成的“信息超载”。

https://www.toutiao.com/i6812037889073873408/?tt_from=weixin_moments&utm_campaign=client_share&wxshare_count=19&from=timeline&share_type=original&timestamp=1586065095&app=news_article&utm_source=weixin_moments&isappinstalled=0&utm_medium=toutiao_android&req_id=202004051338150100140470212183A943&group_id=6812037889073873408&pbid=6699027601086694920

疫情造成失業,而這帶來的影響廣受關注。先以美國為例。根據4/8紐約時報報導,全美國慈善性的食物銀行近日來面臨挑戰,對它的需求急速擴大,而捐獻卻大幅降低,以至於其難以滿足需求;該報導標題即是‘Never Seen Anything Like It’: Cars Line Up for Miles at Food Banks(排隊等候領取免費食物的車子綿延數里)。三月下旬美國近千萬人失去工作。美國儲蓄率甚低,根據美聯儲最近的調查,若必須突然支付400美元的額外支出,有四成美國成人沒有足夠儲蓄來支付。在此疫情中,聯邦政府雖已答應給予現金救濟,但還是緩不濟急。
台灣以高儲蓄率著稱,而近年來因投資不振,因此超額儲蓄率更是超過一成。照理說充沛的儲蓄應能有助於家庭因應衝擊。然而,台灣家庭所得分配的不均程度雖然上升有限,但是從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收入最低的20%家戶,其儲蓄率早已成為負值。他們的處境令人擔憂。
下文引自我書《台灣的不成功轉型》頁94-95:
從1976至2018年來,家戶五分位所得組各組的年平均儲蓄率中,最低20%所得組的情況快速惡化,該組平均儲蓄率在新世紀之前一直保持正值,在1990年代平均仍能達到7.5%,然而從2001年開始出現負值,在新世紀前十年平均儲蓄率為–2.5%,近十年則為–6.7%,即已是舉債度日!
最高20%所得組的平均儲蓄率則微幅下降,僅從1990年代的平均39.5%,進入新世紀至今仍達35.7%,該年最高20%所得組的儲蓄占所有家庭總儲蓄額的比例升至66.8%。如此差距經年累月必然帶來財富累積上的巨大差距,表4.3顯現2000至2018年這19年以來,最低20%所得組家庭所累積的儲蓄總金額為–3709億元,而最高20%所得組家庭的總儲蓄金額累計為19.4兆元。這所涉及的不只是不均度的上升,更顯示從此次全球金融危機以來,最低20%所得組家庭已陷入不斷累積債務的嚴峻困局。
表4.3戶數五等分組最低與最高20%家庭所得組儲蓄總額,2000-2018(新台幣億元)

果壳 2020/4/9 

以下文章来源于敲黑板 ,作者黄天然 王安忆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Tg1MjI3MzY2MQ==&mid=2651725047&idx=3&sn=473bbd27b81b8317cf3512ccd659f8b9&chksm=5da238656ad5b1735127165ee52f92dbc9143ea45be7ac0a1f6fb9c4b06be6b2c7d03e4e7f87&mpshare=1&scene=1&srcid=&sharer_sharetime=1586492860295&sharer_shareid=f14234539e09a08e77a9206f4cc494e3&exportkey=AouZb%2BezTqs1W2t2R4CNjSk%3D&pass_ticket=Y4%2FJtADKbEobDN6nBPZkITRVT2%2Fn%2BzGmUx%2Bn2FDGW8twLbhBOeSxLCdLyeHPZE43#rd

因为计算机技术迭代太快,程序员超过四十岁,一旦失业似乎下一站就只能是做Uber司机。
然而,美国疫情导致的失业潮,正让各州在疯抢一些懂得COBOL语言的退休程序员,新泽西州州长菲尔·墨菲发出紧急招聘,开出时薪55美元至85美元的价格。
这是因为,各州的政务系统几乎都是用古老的COBOL语言搭建,根本扛不住上网申请申领失业救济金的巨大人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