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的研究人員(!)公開批評新自由主義,尤其質疑金融自由化對後進國的影響,認為 “Surges of foreign capital inflows increased the chance of a financial crisis, and such inflows worsen inequality in a crisis." 這與IMF以往的立場大為不同。

文章中除了質疑開放跨境資本流動政策的合宜性之外,也批評了財政緊縮的政策。以往IMF與世銀推動的華盛頓共識處方中,除了貿易自由化之外,主要就是金融自由化與財政緊縮。只是這處方多年來不單就促進發展而言成效不彰,並且金融危機不斷,對於發展不佳的後進國而言,短期資本流動帶來的風險難以承受,而財政緊縮更是加深不景氣難以脫困。此文更是強調這一切加深國內與國際間的不平等,使問題更嚴重。只是IMF要有何不同的作法呢?

Jonathan D. Ostry, Prakash Loungani, and Davide Furceri – Instead of delivering growth, some neoliberal policies have increased inequality, in…

2016/5/26, 花旗新興市場經濟主管 戴維•盧賓 為英國《金融時報》撰稿

http://big5.ftchinese.com/story/001067702?dailypop

盧賓:過去一年裡,美聯儲的加息意圖兩次因中國大規模資本外流所引起的金融動盪而落空。美國貨幣政策和中國資本賬戶之間的“反饋迴路”讓美聯儲掣肘,但到目前為止,這一困局還未顯現緩解徵兆。

中國借入這麽多短期美元債務的原因是“套利交易”的吸引力:中國的銀行和企業可以以極低成本借入美元,然後兌換成人民幣買入比如說收益率為6%的理財產品(一種類似存款的工具)。在此期間的大部分時間里,人民幣對美元也在如預期那樣升值。因此他們的利潤不只來自中國和美國的利率差異,而且還來自“做空”弱勢美元帶來的資本收益。 More »

2016-05-26 · · Categories: 國際經濟情勢

2016/5/26, 美國前財長 勞倫斯•薩默斯 為英國《金融時報》撰稿

http://big5.ftchinese.com/story/001067723?full=y

“首先,我認為,就對美國繁榮的威脅而言,Donald Trump可能當選為美國總統的問題讓國會功能失調相形見絀。…他將讓…政治風險與美國相關,這在歷史上將是首次。
其次…基於當前預測,美國經濟在2007年至2018年間的表現將和1929年至1940年的蕭條期間一樣糟糕。
第三,財政政策如今非常重要,它將以一種自大蕭條以來未見的方式被用作穩定政策工具。歷史證據似乎表明,美國有超過一半的幾率在今後3年正式陷入衰退。"

2016-05-16 张军 凤凰国际智库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IxNzAzMjMxNA==&mid=2650256636&idx=1&sn=f4b174e6c0a070a1ab7096d6cfbc0b94&scene=5&srcid=05167rlgmaHRm9PjkOJmPD3s#rd

所以很可能在未来10年,由于"一带一路"战略的提出,形成一个海外投资的基本两元格局:一元是大量的央企,不仅参与发达国家资产的并购,也会参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基础设施的建设;另外一元是中国大量的民企民资沿着发达国家的方向,进行直接投资和并购,特别是并购会变的越来越重要。

特别是2008年以来,全球的金融资产价格处于一个较低的水平,这就为中国企业在海外的并购投资提供了比较好的机会。同时,中国经济发展到今天,正好进入人均收入在中等偏上的阶段,处于中国企业或者是中国大量的制造业需要升级换代的时候。所以未来政府主导或者政府多边主导的基础设施的投资,将成为"一带一路"的主流,也将成为中国对外开发、援助的延伸版。同时,中国大量的企业,包括国企和民企会不断地加大在发达国家的直接投资和并购,对未来中国整体的升级换代提供良好的基础。"一带一路"的战略在未来的实施与其说会促进中国企业在海外直接投资和并购,不如说会提升中国在海外对外开发援助的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