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cn.nytimes.com/china/20140129/cc29rural/zh-hant/  謝玉娟

「農村土地是屬於集體所有的,所以承包權是不允許被抵押的。這次中央特意把承包權與經營權分割開來了,」華中科技大學中國鄉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賀雪峰說。不過,「要現在的金融機構認可承包地的經營權可以融資的可能性極小」,「其中原因是農地收益太少,地塊零碎,難以經營,這樣的抵押、擔保風險太大。」「很多農地被地方的集體經濟組織自發蓋了工廠,改變了土地性質。而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指的就是這部分土地。」「賀雪峰分析認為中央對這個問題目前想的並不清楚。他分析道,這條政策涉及多重目標:一是中央希望進一步增加農民的收入,尤其是財產性收入。如果農民能通過抵押擔保來獲得金融性的支持,中央是樂觀其成的。」「中央既要考慮農民進城後農村宅基地的閑置問題,也要考慮農民若不能在城市謀生後回鄉的生活問題。這樣的多重目的使得中央在宅基地的決策上一直搖擺不定。」

2014-01-27 · · Categories: 中國產業

2014年01月23日  英国《金融时报》 韩碧如 报道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54511#utm_campaign=1D110215&utm_source=EmailNewsletter&utm_medium=referral
迄今为止还没有多少人注意到,在中国为获取资源而展开的最新一轮宏大努力中,有数十家小型国有勘探公司或“地质局”(后者顶着类似于“江苏省地质工程有限公司”这样的、凸显专业色彩的名号)正向海外扩张。
2014-01-27 · · Categories: 中國經改模式
「但這些為中國經濟開出簡單藥方——增加消費、減少投資——的人會不會都錯了?事實上,越來越多的經濟學家對這張幾乎成為正統觀點的藥方提出質疑。他們如今表示,中國在未來多年仍然需要持續保持高投資——只是需要將投資引導到不同的領域。」http://big5.ftchinese.com/story/001054577
2014/1/26
FT北京分社社長吉密歐:中國需要增加消費、減少投資的“正統”觀點遭到質疑。一些經濟學家認為,中國未來多年仍然需要高投資,只是需要將投資引導到不同的領域。至於是哪些領域,不妨聽聽老百姓的抱怨。
“經濟不平衡並不是問題,問題是要確保投資是高效地投入在正確的事物上。”“世界承擔不起中國成為大眾消費型社會的後果,這與資源約束不相容,也是一種無效的平衡。”

農村土地政策最終會如何?重要而困難的問題。http://big5.ftchinese.com/story/001054549?full=y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陶然:中央“一號文件”給出一些土地改革信號,包括允許土地承包經營權抵押融資,但若不允許買賣,銀行不會有積極性,小農戶利益還將受損。

「2014年的中共一號文件對此發出信號主要是三點,第一項是耕地保護的紅線仍強調“嚴守”,包括在主銷區也要確立糧食面積底線;第二項是集體經營性用地入市;第三項是允許承包土地的經營權向金融機構抵押融資。而後者,則為國內媒體視為代表土地改革方向的重要信號放大。那麽,這是否意味著土地市場化改革的正在摸索起步,農民手中的土地能夠買賣進入市場,進而增加土地的供給抵沖中國國人無不關心的房價高企的壓力?」
「對於各方均十分關註的土地承包權的抵押融資政策,陶然表示,從積極的方面來說,“這是最終實現土地市場化的一個中間階段,當然,如果可以推行下去,短期內至少可以讓農村的大戶、或者下鄉的農業企業有所受益,但如果最後不允許農地完全市場化,或者說實現土地所有權的買賣,這種抵押融資可能反而會造成更多的問題,包括農村的收入分配和小農凋敝問題”。」

  • Page 1 of 2
  • 1
  • 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