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30年,中國的年均經濟增速達到了10.5%。在其中的絕大多數時間內,中國並沒有依靠信貸來推動經濟發展。但自全球金融危機爆發以來,中國對於債務的依賴程度越來越高,依靠銀行貸款、債券發行以及一系列監管寬松的機構來維持著經濟快速增長。對於債務的依賴把中國帶到了一個危險的十字路口。」
全球金融危機爆發以來,中國越來越依賴銀行貸款、債券發行以及監管寬松的機構來維持經濟快速增長。如果中國政府不果斷出手切斷對債務的依賴,發生經濟動盪的可能將會增大。本文為FT“中國債務困局”系列報道第一篇,其它文章將在近期陸續刊發。
· · 推廣 · 分享
2013-08-27 · · Categories: 中國經改─金融
這應只是開始的一小步。「當馬雲6月份誓言要動搖中國金融的現有秩序時,行動遲緩、規避風險的國內銀行完全有理由緊張。阿裡巴巴(Alibaba)擁有5億名註冊用戶,該公司已經重整了中國零售業的格局。進軍銀行業的首次嘗試——小微貸款業務——發展迅猛」「“中國的金融行業特別是銀行業服務了20%的客戶,我看到的是80%沒有被服務的企業,”馬雲在《人民日報》刊文稱,“金融行業也需要攪局者,更需要那些外行的人進來進行變革。”」 http://big5.ftchinese.com/story/001052180
如要真正立足銀行業,馬雲必須更緊密地與他急欲顛覆的現有秩序展開合作。在此之前,阿裡巴巴在中國的金融生態系統中最多只是個攪局的小角色。
2013-08-23 · · Categories: 中國經改模式

http://big5.ftchinese.com/story/001052089?full=y

2013年08月23日 中國東方證券首席經濟學家 邵宇

這主要是該作者依據進一步市場化的邏輯所提出的改革路徑圖。無論如何,今秋的三中全會是眾所矚目一件事,至時應會提出改革藍圖。

「歐美還是拉美,這是一個問題。中國過去三十年令人驚嘆的經濟成就源自那場始於1978年的翻天覆地的變革。那場變革沿所有制、價格、市場開放與擴容三條主線展開,歷經跌宕起伏,為中國經濟的發展和社會的進步帶來了不可估量的“紅利”。事實上,中國在各個領域的改革從未停止過,從上世紀1980年代的試水,到1990年代的整體大幅推進。但到本世紀初,某些關鍵領域的改革陷入困境甚至倒退,進入“深水區”。

停滯之際,各種利益關系交錯博弈進一步復雜化,財富分配、資源配置、市場外部性尤其尖銳突出,引致了一系列的社會矛盾。尤其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經濟社會風險事件頻發,中國又到了跟30年前一樣不進則退的十字路口。當下中國經濟正在忍受下滑的痛苦,卧薪嘗膽的目的是換取時間和空間來再次凝聚共識,奮力推進改革。資本市場也在調低對經濟增長速率的預期,並把關註的焦點逐漸轉向今年秋天的18屆三中全會,期待它會給出中國新一輪改革開放的頂層設計藍圖、實現路徑和推進時刻表。」

2013-08-23 · · Categories: 中國經改─金融

 

http://big5.ftchinese.com/story/001052120

2013年08月23日

英國《金融時報》 喬希•諾布爾 香港報道

在全球新興市場近期暴跌之後,深證綜指今年迄今上漲13.8%,增幅高於亞洲表現第二佳的市場——菲律賓。深市也是中國中小板指數的誕生地。

這種變化並不意味著投資者對中國重拾信心。上證綜指(Shanghai Composite)仍是亞洲最不受歡迎的股指,今年已下跌8.6%,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為人們將它視為中國舊經濟的代表。

未來發展藍圖未定,顯然難定。中央與地方政府關係也成為難題。「中國城鎮化建設已經成為中國經濟升級版母版。對城鎮化建設的“系統風險控制”應該關注,莫讓中國經濟發展因城鎮化建設無謂成本的過高堆砌而最終使其成為“催衰劑”。」http://big5.ftchinese.com/story/001052087?full=y
中國城鄉建設一體化專家委員會宋健坤:中國城鎮化建設從規模上講可謂亘古未見。跨越30年,總投資將超200萬億元人民幣。如果不能將整個鏈條都納入法制化軌道,每屆政府都力圖“鐫刻自己的烙印”,這幅“巨幅畫捲”的結果將很難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