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 上海书评 上海书评 2019/9/9

https://mp.weixin.qq.com/s/pMp3-9fOQmHAFo1y9Sc4mw?fbclid=IwAR0WN12X-gwniUxczF1mjvvZ_vl-zJMdkKOcuKwOC0ofKblmBPokVu-a91Y

 

2019年8月31日,“世界体系理论”的创始人伊曼纽尔·沃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辞世。其身后悼念者众,旧雨新知无不缅怀其卓越的理论成就和不懈的政治追求。而对于年青一代的社会学者和广义的左翼知识群体来说,这也许更多是一个教科书里的抽象名字,一个可以总结引用、可以裱挂、可以进入试题的“学派”,理应与帕森斯的“结构功能主义”、芝加哥学派的符号互动论等等一同展览,特别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社会理论的中心重新从美国转回欧洲之后。至若其思想的光彩、范式的流变,以及现实的政治能量,似乎已经少有深入而诚恳的讨论。沃勒斯坦最重要的继承者和盟友乔瓦尼·阿瑞基(Giovanni Arrighi)在2009年去世之后,只剩下沃勒斯坦自己创建的纽约州立大学宾汉姆顿分校布罗代尔中心(Fernand Braudel Center)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阿瑞基中心(Arrighi Center for Global Studies)周围还集聚了西尔弗(Beverly Silver)等部分有影响的学者,试图在具体的领域和议题中发展世界体系理论的内核。毋庸讳言的是,其学术声誉与实际的学术遗产之间似乎出现了某种断裂;而这种断裂在沃氏当世之时已逐渐成形。因之,与其缅怀其人其言,不若把沃勒斯坦和世界体系理论的起落放在一个更长时段的知识谱系和学术/政治生态中,来看左翼知识阵营的一般性变化。其中对于“结构性”视角的运用和信心的重拾,也许才是一种更好的缅怀与继承。这在一个逐渐进入政治经济秩序重大调整的时代,有学术之外的意义,即试图经由过去,面向未来。

 

一般而言,產業政策要能夠成功還有賴其他配套作法。台灣在戰後初期,對幼稚產業提供貿易保護的同時,對上游業者的價格、品質與保護期限做出限制。這就是Amsden所言東亞保護方式優於拉丁美洲之處,就是保護「國產化」是有條件、有期限的。

拉丁美洲國家在對產業提供保護時,多是沒有條件、沒有期限,因此帶來怠惰,而不是進步。

From: 李天纲 东方历史评论 2019/9/4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jM5OTA5MzAwMQ==&mid=2654518647&idx=1&sn=d59c53390370c22f07ac58a84d7684ed&chksm=bd0cab118a7b2207c77ac6b73977596ae7196439b7b201768de1db87f7ad6ae75c4116f3150b&mpshare=1&scene=1&srcid=&sharer_sharetime=1567566619581&sharer_shareid=f14234539e09a08e77a9206f4cc494e3&pass_ticket=bSLlyXz8YMj5mPReegYWYePQgnJAwiEqbql%2FIR1DlzjKCHrOY9zJnAvSRCn2i6Z6#rd

欧洲在十七世纪已经来到中国,你不出去是你自己的事情,这不改变江南已经是全球世界一部分的事实。明、清时期的江南文化并不仅仅就是传统的、本土的,它也是全球的。江南早就进入欧洲,有些事实和结论,即使在学术界也还没有被认识到。

日經中文網,2019/08/26

梶原誠:「歷史上首次源自中國的世界經濟衰退」,這種觀點是進入8月後動搖世界的市場混亂的根源。美國追加對華關稅、人民幣跌破1美元兌7元大關、美國把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浮出水面的因素全都令全球投資者聯想到中國經濟會進一步惡化。
。。

 依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數據進行估算,以中國為最大出口目的地的國家和地區去年達到34個。從2007年的13個增至近3倍,幾乎與以美國為最大出口目的地的國家和地區(36個)並駕齊驅。

這一期間與2008年的雷曼危機導致美國遭遇挫折、中國出台鉅額經濟刺激對策提高了存在感的過程相重合。像屬於已開發國家的日本以及屬於新興市場國家代表的巴西、南非那樣,很多國家的最大出口目的地從美國變為中國。

即使不是最大出口目的地,但中國進入出口目的地前3位的國家和地區也達到約70個。全世界約200個的國家和地區中,據稱超過3分之1把中國作為「主要客戶」。中國經濟惡化之際,這些國家和地區將蒙受不小的負面影響,這是「深受中國影響」的世界的一個斷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