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史正富 CPEER 2020/73

文章出处:《政治经济学报》第17卷,格致出版社 上海人民出版社,2020年6月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0ODY0ODM2Ng==&mid=2247491313&idx=1&sn=bc5c6b522a60eddd523f08e29110bb71&chksm=e99cd930deeb5026babe2f2bd30f9710f51be3a9c223880ce7d018fffb75f16b4488c6c3bde0&mpshare=1&scene=1&srcid=0704V5LqucB1PI8HxBAeGrJb&sharer_sharetime=1593825990345&sharer_shareid=f14234539e09a08e77a9206f4cc494e3&exportkey=AkLJIrrqeODU3g%2FxK26dwHo%3D&pass_ticket=Ui10beJSLeQcDHjAIR7OKV29IeInx0Z8yG1hYu9x93DdzvMtcYYBmpXQtreVldgL&wx_header=0#rd

【摘 要】工业革命以来,货币经过了商品货币时代、信用货币时代的演变,最终发展到了功能货币时代,即因国家政治经济需求而发行货币的时代,货币从价值实体演变为调控工具。在功能货币时代,美国用疑似“国家金融工程”保持了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但也带来了金融业两部类化、经济脱实向虚、收入分配恶化等后果。社会主义的功能货币应引以为鉴,从国家长远发展战略需要和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向往出发,建立货币发行“双轨制”,即:在货币发行的“市场轨”之外开辟面向基础性战略性资产(BSA)形成的“战略轨”,央行通过开发性金融机构或基金向宏观战略工程运营主体直接投放货币,以此建立国家长期资本融资的长效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