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28 · · Categories: 反思經濟學

原创: 史正富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  2018/9/26

https://mp.weixin.qq.com/s/0ZiqsARDNrIZ259XXKh3wA

本文系《东方学刊》“经济”栏目文章之一

【内容摘要】我国目前主流的经济学家,包括许多马克思主义传统的政治经济学家,至今一直认为虽然(西方)主流经济学在对待事物本质的研究上存在缺陷,但对具体的经济运行和政策而言,还是比较好的理论依托。本文将说明,这是一个天大的误解,一个时代性的理论幻觉,是我国经济学界一代人的悲剧。而当今世界处于全球金融资本主义时代,出现的一系列新的经济现实对主流经济学提出了根本挑战,导致其主要核心理论失灵。当前国内政治经济学存在原则肯定,实际上“退场”的现象。但政治经济学的使命是揭示现代社会经济体系运行的内在规律,研究方法上超越西方主流经济学秉持方法论个人主义,且能与时俱进不僵化,从而能够提出比西方主流经济学更有能力实现面向当代现实,面向未来的理论创新,实现自己的复兴。

 

2018-09-27 · · Categories: 其他

https://www.guancha.cn/gongxiboshi/2018_09_24_473167_s.shtml

觀察者網 2018/9/24

20世纪70年代以降,韩国和中国台湾地区经历了急速的资本主义发展,进入80年代,中国大陆的经济开发取得了进展。在这一新局势下,我们对数年前围绕东亚经济发展和儒教关系所展开的激烈讨论仍然记忆犹新。这场讨论现在已完全冷却,讨论之所以没有得以进一步发展的原因之一,恐怕是围绕经济发展和儒教关系的讨论不可避免地带有其恣意性。儒教,尤其是中国宋代以后形成的新儒教(也就是“朱子学”)是极具综合体系性的思想和世界观,由于关注朱子学的内容不同,其与经济发展关系的讨论也可以随之任意展开,这是这场讨论难以摆脱的恣意性之所在。

2018-09-16 · · Categories: 國際經濟情勢

243期 | 崔之元 实验主义治理 2018/09/16

https://mp.weixin.qq.com/s/Q74Hng3Cr_Smh7vdQTGYBQ

崔之元的发言强调了金融危机以来四个值得注意的新现象,并对特朗普试图把“全球价值链”搬回美国是否可行或可行到什么程度做了初步分析。其中日内瓦国际研究院的Richard Baldwin的2016年著作“大合流”有重要参考价值。Baldwin 把 ICT (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 技术分为CT和IT。

他认为生产和消费在人类历史上发生了三次大分离:第一次发生在1820年代,蒸汽船降低了“物品移动”的成本,使得欧洲普通人也可以消费得起中国的茶叶;第二次发生在1990年代,Internet(互联网)减低了“思想移动”的成本,形成了“产品内的国际分工”(全球价值链),中国崛起为制造业大国;第三次目前正在发端中,CT(通讯技术)节约协调成本,但人的面对面交流仍不可替代,所以全球价值链中非洲、南美等国家还未能加入,但IT (信息技术)的最新发展(如Telepresense和3D打印),使得“人本身移动”的成本降低,确可能使全球价值链进一步扩展或被更灵活的“后福特主义”升级版(金属3D打印,不仅是塑料3D打印)所替代。

福鲁哈尔:亚马逊既可以创造市场,又可以参与其中。它拥有的市场数据远超其平台上的供应商和采购者,这使它就像赌场老板那样稳赢。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9356?adchannelID=&full=y

更新于2018年9月11日 06:00 英国《金融时报》 拉娜•福鲁哈尔

在亚马逊(Amazon)市值逼近1万亿美元的过程中,该公司通常“闷声发财”。面对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对公司的各种指责(从逃税到占尽美国邮政服务的好处),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全球首富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基本保持沉默。但是,对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等进步人士的批评就要另当别论了。最近,桑德斯表示亚马逊太多员工在接受公共援助,对于亚马逊这样的大公司将低薪的成本转移给政府,他计划立法让它们为此行为付出代价。亚马逊在一篇博文中反驳说,这位佛蒙特州参议员的言论是“误导的”,并鼓励员工与他分享他们的故事。他们应该这么做,因为这将有助于开启这家在线零售商的黑匣子。….

实际上,我在互联网集团和大型金融机构之间看到了越来越多的相似之处。它们都占据着信息和商业流动的交通要道,无论什么东西经过都要捞一笔。就像一家大型投资银行一样,亚马逊既可以创造市场,又可以参与其中。这些公司需要系统性监管,以防止它们不公平地利用这些优势。参议员马克•华纳(Mark Warner)最近就平台技术监管发表一份白皮书,提到了“规模不经济——这些平台的规模使用户和社会面对不利的外部因素”。这种比较让我想起了“大而不能倒”的银行所构成的道德风险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