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31 · · Categories: 中國經改模式

http://big5.ftchinese.com/story/001063732?full=y

在最新專欄文章中,FT首席經濟評論員馬丁·沃爾夫(Martin Wolf)指出,中國政府正在面臨三個巨大的經濟難題:第一,清理過去金融過度行為的遺產,同時避免發生金融危機;第二,重塑經濟,盡快擺脫對超高水平投資的依賴;第三,在實現以上目標的同時,保證總需求繼續強勁增長。他還在文章中強調,現實證明,中國當局尚未找到解決這三個難題的理想辦法。 More »

http://big5.ftchinese.com/story/001063597?full=y

匯豐高級經濟顧問 簡世勛 為英國《金融時報》撰稿

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以來,在拉動全球經濟增長方面,有一個國家“挑起的重擔”超過了其他任何一個國家。這個國家就是世界上第二大經濟體——中國。最具說服力的證據,來自中國的國際收支狀況。2007年,中國的經常賬戶盈餘相當於國內生產總值(GDP)的10.1%。去年,這個比例下降到只有2.1%。

從歷史上來看,這樣的變化是非常大的。出現這一變化有兩個主要原因:

首先,鑒於出口增長疲弱,中國政府借助大規模刺激措施,即大量增加基礎設施投資,轉向了“內需第一”的政策。總投資支出占GDP的比例從2007年的41%,升至2013年的47%。因此,國內投資相對於國內儲蓄出現了上升,從而減少了資本賬戶凈流出。

其次,盡管出口不景氣,中國政府容忍了人民幣的持續升值。實際上,世界其他地區的貨幣相對人民幣都出現了貶值。換句話說,不斷升值的人民幣,加上相對較高的通脹率(以國際標準衡量),使中國競爭力出現大幅下滑,而其他國家的競爭力上升。

綜合以上兩個因素,明顯可以看出,近年來,中國成了世界的“最後的消費者”,而傳統上這一角色更多是由美國扮演。隨著其他許多經濟體——尤其是美國和歐洲部分地區——開啟“大規模去杠桿”,北京方面起到了平衡的作用。其他國家獲救了,但中國卻負債纍纍——最明顯的是影子銀行迅速擴張所帶來的債務膨脹。

如果中國沒有扮演這樣的角色,世界面臨的危機可能要嚴重得多。……不幸的是,中國承擔全球經濟“穩定器”的角色已經導致本國內部的不穩定。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63563

「中国似乎已通过加快放开资本账户的速度,应对今年SDR评估的挑战…就像本月中国央行的举措所证明的那样,中国可能正朝着浮动汇率制前进。
此举将对中国的外汇储备政策产生重大影响。根据IMF自己对外汇储备充足率的计算…如果中国继续让其外汇储备向IMF的充足率指导水平看齐的话,这暗示中国未来对美国国债的需求将大幅回落。」

渣打银行美国利率策略师 约翰•戴维斯 为英国《金融时报》撰稿
2015/8/19
渣打银行美国利率策略师戴维斯:在美国加息前景以及中国向更灵活汇率制迈进的情况下,未来对美国国债的需求可能大幅下滑,这将对美债市场造成重…

近年來,中國大陸經濟學界也是越來越以能在SSCI期刊發表為評鑑標準,然而中國大陸本身的經濟問題是如此龐大複雜,培育的人才若只是為西方做代工,如何是好?這位經濟學者出身的人大校長,說明了他們的對策:
「…怎麽能夠聯系中國的實際。…很多學校引進了很多海外學習歸來的青年學者。針對這些青年學者,我們做了一個“國情教育計劃”。什麽叫“國情教育計劃”?
“國情教育計劃”就是讓我們的在海外拿到名校博士學位的、被我們引進回來的教師,找最懂得國情的這些各個部門和企業家們,來給他們集中地介紹中國基本的國情、中國基本的經濟狀況,然後再分期分批地讓他們去掛職,掛半年或者掛一年。在這個過程當中,讓他們盡快地能夠瞭解中國的實際,同時能夠把握住根據中國的問題,利用他們在國外學到的現代經濟學的方法來做中國問題的研究,讓他們盡快實現本土化。
他們研究出來的成果可以到國際學術舞臺上…一旦把中國問題研究透了,就可以去向世界說明中國究竟是怎麽回事。…
中國的經濟發展中面臨很多大的問題,就是全面深化改革面臨的諸多大問題。誰能解決這些問題,誰就是經過實踐檢驗的,是能夠站得住的,必須要由它來為導向。而不是說,看你在英文的學術體系當中發多少論文,以此作為唯一的、判斷學者水平的依據。」
http://big5.ftchinese.com/story/001063390?full=y

中國人民大學校長陳雨露在《高端視點》視頻訪談中對中國的經濟學教育進行了反思。他透露的幾點信息很有趣:一是海歸教師要參與“國情教育計劃”,二是今年招生中黨史專業比往年更火。
2015/8/10
2015-08-06 · · Categories: 其他, 國際經濟情勢

英國《金融時報》 金奇 喬納森•惠特利 報道 2015/8/6; http://big5.ftchinese.com/story/001063350

「在全球事務中將新興國家置於外圍、而把發達市場置於核心的現行經濟等級體系已不能準確反映當今世界。以購買力平價(PPP)衡量,新興國家在全球GDP中貢獻的份額已經超出了發達國家。這種籠統的分類方法,將經濟實力迥異的國家如中國和捷克混為一談,也無法體現這些國家之間天壤地別的現實差異。…
“中國太龐大了,如果它(完全)進入新興市場指數,會使其他一切相形見絀,因此需要將中國視為一個單獨的類別,”…但如果將中國置於這些指數之外,…進而加速新興市場指數的瓦解。
這些矛盾可能會使新興市場這個詞被扔進垃圾桶。但如果該詞步“第三世界”之類詞語的後塵,變得名存實亡,那就產生了一個問題:有沒有一個詞能夠代替它?」

新興市場對全球GDP的貢獻已超過發達市場,新興國家相互之間的差異也多於共性。如何歸類中國的難題,就凸顯了“新興市場”這一概念的窘境。但如果將“新興市場”的說法丟進歷史垃圾桶,有沒有另一個詞能夠代替它?
BIG5.FTCHINESE.COM
  • Page 1 of 2
  • 1
  • 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