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兰小欢 文短图长 2020/3/15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jM5ODY2NDkxNw==&mid=2247483751&idx=1&sn=7379a4541b436cc3667164f8d8a41bfd&chksm=a6c60edd91b187cbdc9b20cdb9d845b6515a50eeb1f072d5d1a0ce8ff890c73c96b126460154&mpshare=1&scene=1&srcid=&sharer_sharetime=1584313248628&sharer_shareid=f14234539e09a08e77a9206f4cc494e3&exportkey=AgPF2bp43xVOd2atlhOiBzA%3D&pass_ticket=4K6VHquEuqFRbbI7ojF903ZH3JUa5HKIWIhnpE3br%2B%2BxTrwpXQkMkb52%2FXmbwCTQ#rd

3.17号周二下午,在B站,我参加好友陆铭教授的直播间,和诸位同事朋友一起讨论一个话题,无关中国经济,而是站在老师的角度,讨论如何让经济学教育更加贴近中国现实。

我个人最想请教的问题有三:

1. 当前经济学教科书,大多依托美国成熟的市场经济现状写成,但在中国的教学中,是否应该更加重视经济发展过程、也就是市场经济的形成和培育过程?对中国学生而言,真正重要的“发展经济学”是什么:是站在发达国家角度对当前发展中国家的考察和研究(目前主流发展经济学)呢?还是学习发达国家实际经历的经济发展过程和历史?美国大学的经济系普遍不重视经济史,很多大学干脆不教,中国大学也普遍不重视,这对我们理解经济发展有多大障碍?

2. 什么是经济学本科教育的核心:是宣扬一套市场经济体系的理念(实质是自由主义的理念)?还是去理解中国经济现实?如果事实和教科书理念不符,就自然意味着必须改革现实么?还是应该转变观念?

3. 对以学术为志业的学生,我们大概知道教什么和怎么教;但绝大多数学生并不以学术为志业,对他们,应该教什么和怎么教?

姚洋 雅理读书 2020/3/16

作者姚洋系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本文由澎湃新闻记者柴宗盛采访整理。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wNjA0OTkzMg==&mid=2656218531&idx=1&sn=ef3f01b9449934cb9ceec4aafde48d06&chksm=80b55440b7c2dd56c02c5e801658732221a4f28d1691eebfb35f9be2e36ff69d95b191a2033e&mpshare=1&scene=1&srcid=0316vR7qUFkIO8vvHAepsGT7&sharer_sharetime=1584335642306&sharer_shareid=f14234539e09a08e77a9206f4cc494e3&exportkey=AvgH0Ikz2e%2FRn6Of1pLe3b4%3D&pass_ticket=4K6VHquEuqFRbbI7ojF903ZH3JUa5HKIWIhnpE3br%2B%2BxTrwpXQkMkb52%2FXmbwCTQ#rd

制造界 2020/3/13

以下文章来源于肖磊看市 ,作者Xiaolei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xMjE3MjQ4Mw==&mid=2649887499&idx=1&sn=604ba2d656fd1aa8614ee4252f7f1753&chksm=8f4c98a7b83b11b17424d9450a04878b32dba7661e45a96465aaf305bddeeb1628230f79e035&mpshare=1&scene=1&srcid=&sharer_sharetime=1584082968629&sharer_shareid=f14234539e09a08e77a9206f4cc494e3&exportkey=As1nimwYlLpDFOwyhrN2e4Q%3D&pass_ticket=eNlkbI1Oc6SGEBuB4QvrDxW8uGAGWdiaXHoiVaRaB6oSLMnyWH6aFpTlR9OOutu8#rd

宣晓伟 文化纵横 2020/3/8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5MjM2NDcwMg==&mid=2664303830&idx=1&sn=2947d22250f0f6a4c45640990c0ea003&chksm=8b54e627bc236f31fceac4b0c24d851ed802b57afe01d556daa8cc372ac8fa8985f2ea339573&mpshare=1&scene=1&srcid=&sharer_sharetime=1583670647904&sharer_shareid=f14234539e09a08e77a9206f4cc494e3&exportkey=AubHKOS%2FPjStIKoPwlv0S0o%3D&pass_ticket=0UxHV8xKfnvJoJvCmwc6XSgV5l67AbKIN7Ik%2BmTJOZAitxWUuqGswkULB3fN6n11#rd

导读】2018年3月,《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提出理顺中央与地方关系,经由此次抗疫大考,央地关系的协调与统合问题再次凸显。本文作者指出,中央-地方的有机互动,是推动过去40年来中国经济社会高速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从传统社会的“泛化治理”向现代社会“分化治理”的转变,是中央和地方关系演变的枢纽性概念。但是,就现状而言,央地关系的转型偏于关注央地之间权责划分的结果,而尚未形成有效的规则体系;央地关系偏于关注某些具体领域的权责调整,而忽略了体系性的制度变迁。因而收权和放权的两难境地仍有待解决。作者认为,要实现中央统一性与地方主动性之间的有效衔接,应关注“分化治理”的配套体系构建,一方面增强中央政府“管大事”的责任与能力,避免中央事权在现实中被弱化和虚化;另一方面应将中央和地方事权划分的法治化,尤其是中央各部门委托地方事务的规范化作为改革的突破口,避免权力划分的随意性和不确定性。

本文原发表于《管理世界》2018年第11期,仅代表作者观点,供诸君思考。

2020-03-09 · · Categories: 中國經改模式

2019-9-19 保马

编者按:

21世纪以来,中国经济高速增长,这一趋向与二战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黄金时代”模式颇为相似。这种发展速度对不熟悉中国的人来说是难以理解的,于是在国内外就有了一些质疑。今天的推送文章《趋向“黄金时代模式”中的生产率问题》就是对类似质疑的回应。作者卢荻老师澄清了“中国经济增长靠剥削”的误解,证明相比于劳动强度的提升,技术进步在此过程中对经济增长贡献更为突出。但在另一方面,“黄金时代模式”并不能克服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因此今日中国不能仅仅满足于“黄金时代模式”的发展成果,更要思考超越黄金时代模式的可能。

本文原载于《明报》2019年9月16日,感谢卢荻老师授权保马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