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导体行业观察 2019-08-15

来源:本文由Clark Cao翻译自「semiwiki」,作者:Bart van Hezewijk(作者系荷兰驻华领事馆官员,原smic贸易合规),谢谢。

https://mp.weixin.qq.com/s/aIKwpiXnhI6svnLlu0GFyA

但即使没有被中国政府列为“不可靠实体”,美国政府行动的后果也可能损害美国半导体企业。一组惊人的数据是,高通有67%的收入来自中国,美光有57%,博通有49%;2018年,这三家公司在中国的总收入为428亿美元。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SIA)告诉特朗普政府,针对华为的制裁可能会切断其成员在美国最大市场的业务,损害他们的投资能力,这并不令人意外。

世界上许多(大多数)最大的半导体供应商都是美国公司,但任何削弱它们在中国收入的政策,都肯定会损害它们的竞争力。根据SIA的报告,“半导体是美国第四大出口产品,在过去20年对美国的贸易平衡做出了积极的贡献。美国半导体公司80%以上的收入来自海外销售。全球销售收入支撑着美国125万个半导体领域的就业岗位,对于支持保持竞争力所必需的高水平研发至关重要。”

原创 cuifan 国际经贸在线 2020/5/30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wMzA1MDE3OA==&mid=2650800379&idx=1&sn=af3c6e57907c1114d67ba3607a7f9761&chksm=8135bf56b64236403e636796b632b709db86ed85363bf4374f8b4be43052c779190eab5332b6&mpshare=1&scene=1&srcid=0601iG9BUyKYQTRs59l1qe4s&sharer_sharetime=1591055748130&sharer_shareid=f14234539e09a08e77a9206f4cc494e3&exportkey=AsQrDE6YciFbgNJ00zKJh7k%3D&pass_ticket=lenrqJfBdq%2FjJPAm1URQA4Qe1LwRvBYZYZT%2BxfylqDDa8BMxFF0qpndcqPypZwun#rd

日經中文網,2019/08/26

梶原誠:「歷史上首次源自中國的世界經濟衰退」,這種觀點是進入8月後動搖世界的市場混亂的根源。美國追加對華關稅、人民幣跌破1美元兌7元大關、美國把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浮出水面的因素全都令全球投資者聯想到中國經濟會進一步惡化。
。。

 依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數據進行估算,以中國為最大出口目的地的國家和地區去年達到34個。從2007年的13個增至近3倍,幾乎與以美國為最大出口目的地的國家和地區(36個)並駕齊驅。

這一期間與2008年的雷曼危機導致美國遭遇挫折、中國出台鉅額經濟刺激對策提高了存在感的過程相重合。像屬於已開發國家的日本以及屬於新興市場國家代表的巴西、南非那樣,很多國家的最大出口目的地從美國變為中國。

即使不是最大出口目的地,但中國進入出口目的地前3位的國家和地區也達到約70個。全世界約200個的國家和地區中,據稱超過3分之1把中國作為「主要客戶」。中國經濟惡化之際,這些國家和地區將蒙受不小的負面影響,這是「深受中國影響」的世界的一個斷面。

中研资讯 2019/7/8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U2MTgwNzEwMw==&mid=2247484540&idx=2&sn=5e8bba9a4216b8a201ca08db20bf4b8b&chksm=fc726feccb05e6fa3da007d32aea519f62a0794da89db2748e737c9b5e51a5962b89bcd2b601&mpshare=1&scene=1&srcid=0709PEkwZxTsFzAEsBiLOkEF&pass_ticket=vMP6Ig5ol9wCu2FK%2FF2Xuzw%2F1PGolXUQ6kpArmzLsEu4uNgKLSLg%2F1LtZAIsgavY#rd

中国“复关”和加入世贸组织谈判回顾

原载于《百年潮》2009年第7期,作者石广生。

2001年11月10日,在卡塔尔首都多哈举行的世界贸易组织第四届部长级会议,通过了《关于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决定》。11日晚,我作为中国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部长,代表我国政府签署了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议定书,随后,我向WTO总干事递交了江泽民主席签署的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批准书。12月11日,中国正式成为世贸组织成员。加入世贸组织,是中国对外开放和现代化建设进程中具有历史意义的重大事件。这一事件本身充分反映了中国政府进一步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坚定决心,也充分体现了中国主动参与经济全球化的积极姿态。从1986年正式递交“复关”申请算起,谈判经历了15年的漫长历程,其中值得回顾的事情很多,我扼要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