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流年惑众 流年惑众 2020/6/27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U4NjUyNjczNw==&mid=2247485735&idx=1&sn=28018459b61f69076e6bcdf7da5186cb&chksm=fdf8b059ca8f394f73716cfe98338495a5ab6355f422c173e750c9cc2559c937bae094488bfd&mpshare=1&scene=1&srcid=&sharer_sharetime=1593493463261&sharer_shareid=54ae6c868423e4539301af2877263bcc&exportkey=AldI1%2FcR8MizvKuAHuysZ0Q%3D&pass_ticket=hSqSaC2zD2V%2FGdorLtC2AVam%2BPQzKCw%2BcPtwVmarXTHvAnGgakE5A%2B%2FMsxmqEbLO&wx_header=0#rd

我在北京和上海这两个城市都长期工作和生活,这两个城市在防控新冠肺炎上的一些措施的不同,也可以分析这两个城市的一些特质方面的区别。

首先疫情的发源地新发地批发市场,号称亚洲第一,居然是一个村办家族企业。

黄宗智 保马 2020/6/28

左右两大经典理论的论析和预期,在一定程度上都不符合中国的实际,我们需要从中国新型小农经济的悖论实际出发,重新建构符合实际而又适用于今天中国的小农经济理论。其中关键在于摆脱来自两大经典理论的错误认识和预期,从中国的新型小农经济实际出发,认识到并尊重小农户的主体性,将其适当置于中国新型农业理论和政策的核心。如此,既可以解决社会不公和社区面临的危机问题,也可以更好地为小农户和消费者服务,更可以扩大内需,为中国农业和经济整体提供更可持续的发展动力。

本书是作者在已出三本农村社会经济史研究基础上的进一步探索和思考。主要关注点:一是说明中国农业三十多年来的发展变迁,尤其是当中至为关键的“新农业”革命及其特点。二是根据中国的经验实际来论析现有关于农业发展的主要理论,目的在于说明部分西方理论的误区和盲点,也在于介绍与它们不同的、比较符合中国经验实际的农业经济理论,并对中国“新型的小农经济”的经验进行新的理论概括。三是立足于中国实践的研究,指出目前中国农业发展三大主要模式的利与弊,进而提出有关学术性的思考和具体建议。

龙登高 村庄与城市 2020/6/1

本文来源《中国农史》2020年第2期,本文转自“清华经济史”公众号,转载请注明来源!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4Mzc0ODc5Mw==&mid=2247488373&idx=1&sn=22a265748c8984e1b8c3d6d978c46049&chksm=eb84a3a3dcf32ab549a4a29d0cd940350ac6281cc260fc67c0637fb7e9aa63f5c9c2c8e3910c&mpshare=1&scene=1&srcid=&sharer_sharetime=1590989634087&sharer_shareid=f14234539e09a08e77a9206f4cc494e3&exportkey=AlzoHfPKqyLxtbVYSmdzLaA%3D&pass_ticket=Mfq0Wo3%2BrQgw313UwXWcrycuGNRFYliXMuoYunRXeCQj2hdyeu38MZ6O%2FFre0UGA#rd

在笔者近二十年研究成果的基础上,本文在中国传统社会经济视野下对地权制度及其演变与作用进行系统性考察与综合论述,构建了具有内在逻辑体系的解释框架。从私有产权、法人产权、国有产权与所有权、占有权、使用权等层面形成土地产权形态理论,以富有中国传统特色典权为中心,明辨各种地权交易形式及其历史演化。在此基础上探讨地权市场与家庭农庄的关联与相互影响,并从历史实证与理论逻辑上反思了佃农理论、平均地权等旧有成说,揭示了与西欧经济道路迥异的中国传统经济的基本特质及其近代转型困境。

第一财经•2020-05-31 22:28

作者:黄奇帆    责编:黄宾

https://m.yicai.com/news/100650537.html?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2020年注定是中国土地管理制度改革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这一年,新《土地管理法》从元旦起正式实施,国务院3月发布《关于授权和委托用地审批权的决定》,近期中共中央、国务院又先后出台《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和《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均把土地要素市场化配置放在显著位置,释放出新时代深化土地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的强烈信号。若干年后回望,今年必将是开启中国第三轮土地管理制度改革的新元年,我国必将迎来一个如农村土地承包制和城市土地批租制改革那样波澜壮阔的伟大时期!"

原创 周黎安 QHSHKX 2020/5/18

周黎安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应用经济系教授)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g3MzIyMTgzNg==&mid=2247483978&idx=1&sn=a7186f302541ea48850b73a5b11d0b6a&chksm=cee219e9f99590fffd84ce222aab8bf2aaf23d515c2aa7d1d21e107966564a94e915d1fdabca&mpshare=1&scene=1&srcid=&sharer_sharetime=1589812922600&sharer_shareid=5f2843850a3f52f1854c2d8c525a618c&exportkey=AmYkop8cpYim2xkdG12czcs%3D&pass_ticket=Ow7uk7b7MKp%2FoKWnIJvvpksAyYUp8EAS%2BvHQRSs77kmMhVMmqNiMP%2Fqh0mtgF7sI#rd

本文的讨论即从“张五常之问”开始。张五常是华人世界最有影响力的经济学家之一,他在2009年出版的《中国的经济制度》一书中提出了一个著名的问题: 
我可以在一个星期内写一本厚厚的批评中国的书。然而,在有那么多的不利的困境下,中国的高速增长持续了那么久,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中国一定是做了非常对的事才产生了我们见到的经济奇迹。那是什么呢?这才是真正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