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史正富 CPEER 2020/73

文章出处:《政治经济学报》第17卷,格致出版社 上海人民出版社,2020年6月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0ODY0ODM2Ng==&mid=2247491313&idx=1&sn=bc5c6b522a60eddd523f08e29110bb71&chksm=e99cd930deeb5026babe2f2bd30f9710f51be3a9c223880ce7d018fffb75f16b4488c6c3bde0&mpshare=1&scene=1&srcid=0704V5LqucB1PI8HxBAeGrJb&sharer_sharetime=1593825990345&sharer_shareid=f14234539e09a08e77a9206f4cc494e3&exportkey=AkLJIrrqeODU3g%2FxK26dwHo%3D&pass_ticket=Ui10beJSLeQcDHjAIR7OKV29IeInx0Z8yG1hYu9x93DdzvMtcYYBmpXQtreVldgL&wx_header=0#rd

【摘 要】工业革命以来,货币经过了商品货币时代、信用货币时代的演变,最终发展到了功能货币时代,即因国家政治经济需求而发行货币的时代,货币从价值实体演变为调控工具。在功能货币时代,美国用疑似“国家金融工程”保持了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但也带来了金融业两部类化、经济脱实向虚、收入分配恶化等后果。社会主义的功能货币应引以为鉴,从国家长远发展战略需要和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向往出发,建立货币发行“双轨制”,即:在货币发行的“市场轨”之外开辟面向基础性战略性资产(BSA)形成的“战略轨”,央行通过开发性金融机构或基金向宏观战略工程运营主体直接投放货币,以此建立国家长期资本融资的长效机制。

Nicholas R. Lardy (PIIE) and Tianlei Huang (PIIE)

July 2, 2020 11:15 AM

https://www.piie.com/blogs/china-economic-watch/despite-rhetoric-us-china-financial-decoupling-not-happening

But for all the fireworks over tariffs and investment restrictions, China’s integration into global financial markets continues apace. Indeed, that integration appears on most metrics to have accelerated over the past year. And US-based financial institutions are actively participating in this process, making financial decoupling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and China increasingly unlikely. An examination of the data shows the danger of generalizing based on misleading anecdotal evidence.

REGULATORY REFORM IN CHINA HAS OPENED THE WAY FOR FOREIGN FINANCIAL INSTITUTIONS

星源观察2020-06-22 

如果美国制裁中国公司和银行,就像美国对俄罗斯所做的那样,中国必须为被切断美元支付体系的风险做好准备。

6月22日,港媒《南华早报》报道: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方星海说,由于中国在国际交易中主要依靠美元支付系统,因此很容易受到美国可能施加的制裁。周一,方星海在财新组织的论坛上说:“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在俄罗斯的很多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身上,我们也不得不及早地预防,做好真正的应对准备,而不仅仅是精神上的应对准备。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方星海的评论发表之际,美国国会正在考虑使用美元在国际支付中的关键作用来“惩罚”涉港等问题的中国个人,公司和金融机构。

特别推荐 | 《武汉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

济邦咨询 2020/2月28日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jM5NTA5NzQ1OQ==&mid=2649625893&idx=2&sn=99e0f99ec342bc1e04b8665981de6ef1&chksm=bee70b398990822f7b76ef76315dc6d46d72dce3950a492dd05d07d59365b200bb6b0ea34f12&mpshare=1&scene=1&srcid=0510kvAWo5JpqScIDBwTCexT&sharer_sharetime=1591531992355&sharer_shareid=f14234539e09a08e77a9206f4cc494e3&exportkey=Asa6%2FGU1RFuw8l5u9yIgCvs%3D&pass_ticket=Xr3T5X9U5bEKtO3e5GZN5X88EpnftZO9BDCKtutBv%2BGWhBdpKrUxAqCD99jNvrRZ#rd

中国对外援助在有效帮助受援国减少贫困、改善民生、增强自主发展能力上发挥了重要作用。但缺乏透明性、与发展中国家地位不相符的虚高的中国对外援助额及其有效性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实力增强和国际影响力提升遭到前所未有的质疑。本文客观、公正地讨论了围绕中国对外援助的争议和质疑。反驳中国大量对外援助对受援国经济发展的促进作用不明显和削弱获得西方援助和贷款的有效性的指责缺乏实证依据。指出中国的对外援助总额与美国相当,其实是把不同用途的资金混为一谈所致。考虑中国对外援助仍然属于南南合作的范畴,建议对外援助的范围局限于发展援助标准高度优惠的政府开发援助为宜。根据新的援外形势,中国应认真总结自己对外援助经验教训,优化对外援助结构,提高对外援助的透明性,强化对援外项目的监管和评估机制,尽快建立体现南南合作特点、符合中国国力、具有中国特色的《对外援助法》,使对外援助在有效帮助受援国的同时真正作为大国外交的重要手段服务国家战略与核心利益。

2020-06-05 07:55:09

导读

新冠疫情之后,全球经济遭到沉重打击,美国和欧洲国家都推出了规模巨大的货币刺激政策。以往每当美国推行宽松政策,热钱就会涌入利率更高的新兴经济体,而一旦宽松结束,这些资本又会抛售海外资本回流美国,也就是所谓的“薅羊毛”,从而造成新兴国家的金融危机。那么对疫情控制得力,利率仍然保持健康的中国,应该如何应对这次冲击?以特朗普为代表的西方政客急于甩锅中国,又带来了哪些潜在风险?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紫光讲席教授、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国际金融与经济研究中心(CIFER)主任鞠建东,对观察者网分享了他的思考。

https://m.guancha.cn/jujiandong/2020_06_05_552989.shtml?from=timeline